城邦執行長:名醫服務權力與金錢
【記者黃玉芳/台北報導】
 
台灣醫病關係緊張,最近陸續有不少新書觸及「白色巨塔」的內幕。出版「一定要看名醫嗎」的城邦集團執行長何飛鵬,30年來有三次跟名醫打交道的不愉快經驗,他認為名醫是為權力與金錢服務,一般人只能自求多福。另外,名作家劉墉、以及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也都於去年出書,談及找名醫的不愉快經驗、以及民眾應有的自覺。
何飛鵬說,30年前老婆的乾姐夫,因為攝護腺的小手術住院,沒想到開刀的名醫沒注意到患者有肝病,無法代謝高劑量的麻醉藥,結果患者再也沒醒來。
第二次教訓發生在中風跌倒的岳父身上,名醫花了五分鐘就診斷要開刀,因為名醫的光環加上強烈堅持的態度,他們無助的接受。岳父開刀後不久就過世,家人常常悔恨想著,當初不開刀會不會有不同結果。
去年底弟弟脊椎長骨刺,名醫也只看了一次就決定開刀,擔憂的家人希望再次確認時,名醫很不耐煩。何飛鵬說,一直到抬出姊姊也是醫師的名號,名醫才耐住性子討論病情,並且再作一次檢查,後來醫師竟改口說不用開刀了,「因為他把兩位患者弄混了」。
三次打交道的經驗,讓何飛鵬覺得「名醫是服務權力與金錢」,一般人看名醫只能自求多福!不如找位一般醫師,看他是否有耐性,就不難判斷是不是良醫。
名作家劉墉去年底出版的「我不是教你詐5:醫療真實面」,也提到自己曾因為心跳氣急,有人介紹一位國外回來的名醫,診斷為精神緊張、心臟不協調。看了好幾年沒改善,後來還是護士暗示他去看新陳代謝科,結果才發現其實是「甲狀腺功能亢進」,沒多久就治好了。
另外,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去年也出書「那一百零八天」,談到太太因為左臀部下側,發現一塊紅紅的地方,他動用關係到大醫院、找名醫,卻得出完全不同的病名,後來才知完全是診斷不夠細心所致。但他也檢討自己追逐名醫的觀念。因此他還發起「讓好病人遇到好醫師」,希望改善醫病關係的失衡,大家就醫時,不要怕問問題。
2008-03-03/聯合晚報/A3/話題】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condopinioncs 的頭像
secondopinioncs

一定要看名醫嗎?張之申醫師的second opinions

secondopinion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